桂东电力股票

都 2020 年了,Apple Glass 会是第一个靠谱的 AR 眼镜吗?

摘要

苹果的 AR 眼镜,能够替代 iPhone 吗?

AR 眼镜再临风口

自 2012 年 Google Glass 横空出世后,AR 眼镜十分戏剧化的从人人吹捧走向了无人问津。如今 8 年过去了,借着 5G、AI 的发展,AR 眼镜似乎又见回暖之势,也许是被寄予了成为下一代计算平台的希望,各大科技巨头都争先恐后的,时不时就会展示出自己在 AR 领域的研究成果,但总归是雷声大雨点小,并没有拿出点实际的东西。所以有人就会说,如果有一天苹果也推出了 AR 眼镜,也许就证明这个行业成熟了。

就在前段日子,准确爆料 iPhone SE 的 Jon Prosser 表示,目前苹果正在测试一款名为 Apple Glass 的 AR 眼镜原型机,预计会在 2021 年对外公布。不过很快,另一位有着精准苹果爆料记录的彭博社记者 Mark Gurman 就认为,Jon 所说的 AR 眼镜消息是「完全虚构的」。

图片来源:视觉中国

你需要 AR 眼镜吗?

不管 Apple Glass 的消息真假与否,从苹果近几年在 AR 领域接二连三的动作不难窥探出,苹果很可能有打造 AR 设备的想法,而且不止是苹果,还有微软、Facebook、Google 等厂商也在十分积极的开发 AR 眼镜,显然巨头们一致认为 AR 有广阔的发展前景,但是作为消费者,目前我好像并没有找到一个需要 AR 眼镜的理由。

试想一下,生活中最高频的应用场景有哪些?无非是听歌、阅读在线配资 、收发炒股配资 等,如果把这些需求转移到 AR 眼镜上会更好吗?

显然不会。AR 眼镜的体积意味着不会有好的音质、甚至不足以保证基本的「耳机隐私」,阅读就更不可能了,人类的视觉天生不希望受到任何阻挡或干扰,那如果把 AR 眼镜当作炒股配资 通知的平台呢?无数的科幻作品告诉我们这似乎很合理,在科幻电影中,AR 眼镜里有一个极具沉浸感的炒股配资 化世界,那里的世间万物都可以被标记,内容不需要搜索就会自动展示在眼前,但你可曾想过,我们真的想见到这种炒股配资 爆炸的场景吗?现在很多人只有一部手机,每天就会收到数不尽的广告和各种无聊的推送,而拥有 AR 眼镜后呢?越多强大的设备意味着要收到股市价值 不必要的炒股配资 ,我们谁都不希望被炒股配资 所绑架。

短片《Hyper Reality》打造出一个虚拟未来的数字化社会图景

事实上,上面提到的这些需求目前已有了很好的解决方案,TWS 真无线耳机 + 智能手表远比 AR 眼镜的体验要好。但最关键的一点在于,耳机 + 手表拥有更高效的交互方式,这就像 iPhone 之所以成为革命性产品,很大程度上也是因为触控交互更具效率,更符合人类直觉、不挑使用场景,更不会影响到他人,但 AR 眼镜要怎么做?是像 TNT 一样语音交互?还是用手势来比划?貌似这种行为只有在《钢铁侠》里的 Tony Stark 身上才会显得很合适,如果放在现实中,一个没有主角光环的普通人对着空气手舞足蹈,还自言自语着一些听不太明白的话,就算他自己不会感到尴尬,周围的人也一定觉得不舒服,显然这样的交互并不符合社会习俗。

电影《钢铁侠》

所以至少到现在,AR 眼镜还没有找到适合的应用场景和合理的交互方式,也不能够满足大众对于一款消费级产品的需求,这也是 Apple Glass 迟迟不见踪影的原因。

Apple Glass 会是少数人的玩物吗

早在几年前,就出现了 Apple Glass 的传言,但直到现在依然没有实锤证据表明它的存在,它将会是一款什么样的产品,实在是令人好奇不已。

我们也许在 Apple Watch 上可以找到答案,把时间倒回 2014 年,很多人并不看好刚发布的 Apple Watch,因为手机足以实现 Apple Watch 的大部分功能,再买一块表有什么意义呢?直到后来苹果找到了 Apple Watch 的真正定位,智能手表的价值才发掘出来,现在 Apple Watch 在运动和健康方面得到了专业认可,甚至还引领了科技时尚潮流,但眼镜呢?目前我还没有看到足够多的价值,苹果从不打无准备之仗,更不可能做赔钱的生意,就算 Apple Glass 的传闻表明这款产品真的存在,那我也认为苹果恐怕不会在今年或者明年就公布于世。

苹果的产品从来都是面向大众消费者的,产品体验对它们来说更是尤为重要,它不会像 Google 一样,很早就做出 AR 眼镜来,最后却沦为极客的玩物,如果有一天,苹果把目光对准了眼镜,那一定是看到了眼镜上足够多的隐藏价值,准备推向大众了。

AR 眼镜的未来在哪里

在长久的一段时间内,AR 眼镜也许并不会出现在大众消费市场中,但在教育科研和制造业领域,AR 确实能帮得上大忙。

微软 HoloLens 眼镜 | 微软官网

桂东电力股票AR 教育最大的优势来自于直观性和互动性,AR 可以呈现 3D 立体的内容,对教学中需要了解的三维物体,比如看不见的病毒结构、动物的解剖模型、抽象的几何物体等,可以非常生动形象的展现出来,有助于学生理解和记忆。而当学生们利用 AR 技术学习时,也会亲自参与到其中,用眼看、用耳听,甚至能够动手做,很明显这种体验式的学习比传统的书本教育更加直接。

工人正在用 Google Glass 装配零件 | Google Glass 官网

而在生产制造方面,Google Glass 或许已经给出了答案,虽然它并没有被大众所接受,但在很多报道中,Google Glass 已经成了工人随身的技术文档,或者是在复杂环境下的沟通工具,相信 AR 眼镜能够提升生产效率的那一天已经不远了。


当然,比技术更重要的是内容生态的建设,任何计算平台的存在都要依托于丰富的内容资源,我们都幻想着 AR 眼镜可以在未来代替手机,那就势必要求它要承载手机上的内容,否则失去生态的配合,AR 眼镜无非就是变换了形态的智能手表,只能充当一个无用的炒股配资 推送平台。

电影《头号玩家》

苹果很清楚这点,在 2017 年 WWDC 就推出了 AR 开发平台 ARKit,开发人员可以使用这套工具创建 AR 应用,某种程度上算是布局了内容先行的策略,虽然现在还只是个雏形,但相信会有一天,当我们戴上 AR 眼镜,所有的生活场景都可以通过炒股配资 化的方式有序展现在眼前。


到时候,我们每个人都可以成为 AR 世界中的头号玩家。


头图来源:视觉中国


本文由极客公园 GeekPark 原创发布,转载请添加极客君微信 geekparker。

最新文章

极客公园

用极客视角,追踪你最不可错过的科技圈。

极客之选

新鲜、有趣的硬件产品,第一时间为你呈现。

顶楼

关注前沿科技,发表最具科技的商业洞见。